菜單/MENU

2021-04-08
紙價暴漲受兩會質疑,業界呼吁調查背后真相!

 紙價連漲受關注,被多次提上兩會議題

 
開年不到一個季度,紙張兩次提價,橫跨春節,持續上漲,特別是在傳統淡季的3月,漲勢尤為驚人。今年紙業的多番漲價,令這個行業陷入了熱議,并被全國政協委員帶上了今年的全國兩會。
 
據了解,自2020年6月開始,白卡紙就快速領漲,今年1月底和3月初,白卡紙價格再度起飛,漲幅驚人,這期間,文化用紙強勢跟漲。岳陽林紙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易蘭楷就曾表示,文化用紙從去年8月就進入逐漸提漲階段。在此期間,生活用紙也多次提價,至3月底,已有多家生活用紙巨頭大部漲價函,于4月1日開始逐步漲價,漲幅平均為10%。
 
據悉,短時間內如此漲勢,前所未有,在以廣州白云電器設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胡德兆為第一提案人的30多位全國政協委員聯名提案中,紙張價格暴漲被點名,以漲幅50%位列國內大宗商品漲價榜第二。“瘋狂跳漲”“史無前例”“形成強力沖擊”等都是提案對包括紙價等原材料上漲的控訴。
 
紙價連漲受質疑,各地印協聯動調查
 
伴隨全國兩會政協委員關于調查紙價上漲的強烈呼聲,這一話題再次被推向社會輿論的風口浪尖。各地印刷協會認為此番有抱團漲價之嫌,業界更是呼吁調查此番暴漲的真實緣由。
 
全國各地印刷協會對紙價上漲的質疑聲此起彼伏。2—3月,北京、上海、江蘇、浙江、湖南、湖北、廣東等地印刷協會紛紛以調研、研討等形式展開地方乃至跨區域的聯動,就此番紙價上漲代表行業發聲。
 
北京印刷協會出版印制工作委員會常務副主任、化學工業出版社副總經理徐力生表示,他們此前曾召集北京出版集團、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等22家出版社相關負責人,就“近期出現的歷史上從未有過的、短期內紙張價格大幅躍漲”展開討論,認為這是紙張價格短期內的非理性暴漲。
 
圍繞上海、江蘇、浙江“一市兩省”印刷協會討論的紙張話題,上海市印刷行業協會常務副會長陸有海表示,此現象需要引起高度關注,不能任其野蠻生長、任性蔓延。
而就在3月19日湖南、湖北、廣東三省印刷協會組織的紙張漲價研討中,武漢市印刷行業協會執行會長、武漢新新數碼彩色印務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黃春雷,荊州市印刷行業協會會長、荊州市今印印務有限公司董事長汪厚松甚至認為,此次紙張非理性漲價不亞于新的“經濟疫情”。
 
各大紙廠疑似有抱團漲價壟斷之嫌
 
此番紙價上漲,讓業界感到震驚的,莫過于幾輪連漲及驚人一致的漲幅了。
 
其實各大紙廠在頻發的漲價函中都給出了解釋——“以木漿為代表的原材料成本大幅上漲”“大宗物資及原材料成本上漲”“營運成本大幅上漲”。在他們的聲明中,成本性推動是漲價主因。
 
多家業內研究院和造紙協會也分析,認為主要是紙漿、能源等成本上漲觸發的多番漲價,多家紙廠表示,對于紙廠,紙漿等原材料漲價,引發紙廠上調紙張價格,是不得已而為之。但對其價格傳導的下游出版印刷業,均反映成本壓力頗大。
 
由原材料漲價引發的紙價客觀上漲,印刷協會對此表示理解,但此次他們更多地傾向于“短期內非理性主觀暴漲”,認為有抱團漲價的嫌疑。
 
在上海市印刷行業協會出具的報告中,特別分析了領漲品種白卡紙的“助漲”因素,即位居國內白卡紙產能前兩位的龍頭企業實現并購,大幅提高了白卡紙的市場集中度,合計占超過50%的市場份額。緊隨其后的兩家,合計占據約30%,3家企業共占80%左右。
 
“他們掌握了市場定價權,存在壟斷控價的空間。”龍港市印刷包裝行業協會執行秘書長梁孝克告訴記者,龍頭企業控盤、經銷商助漲,加劇了此輪紙價上漲。其中,紙張經銷商捂倉惜售,客觀上對終端價格亂漲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,甚至造成了市場“最后一公里”的恐慌。
 
調查紙價暴漲緣由,這不僅是全國政協委員的呼吁,也是各地印刷協會及廣大中下游企業的心聲。
 
湖北省印刷協會常務副會長、武漢新鴻業印務有限公司董事長周誼濤希望國家、行業層面出手干預,調查紙企所謂原材料上漲的真實情況,對惡意漲價的企業給予重罰。
 
上海、江蘇、浙江“一市兩省”印協一致表示,希望政府有關部門關注行業的嚴峻形勢,規范上游企業增強自律意識和依法合規經營。
 
湘鄂粵三省印刷協會更是擬聯名上呈書面報告至監管部門,望深入調查紙價暴漲的真實原因,維護行業秩序。
 
在這一特殊時期,除了向各級政府部門反映困難、得到支持外,產業鏈保持必要理性和冷靜、合作互利,亦成為業界共識。各地印刷協會紛紛給出了具有針對性的建議。在印刷企業自身修煉內功、調整經營策略、動態調整庫存、提升管理能力的基礎上,北京印刷協會出版印制工作委員會建議各大出版社:“在保證圖書生產不斷檔的前提下,應按需理性采購,避免恐慌情緒和盲目囤紙,不做紙張漲價的助推劑,不做高價紙張的‘接盤俠’。”
 
湘鄂粵三省印刷協會認為,較為分散的中下游企業應抱團取暖,改競爭為競合,提高議價能力,掌握一定話語權,攜手共渡難關。
推薦閱讀
香港古装电视剧大全集